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暑假调教的味道

暑假调教的味道 二十分钟前,下课钟响起。我喊话要冬竹来到我讲桌旁,低声地说「等等跟我到教师辅导室」,然後拿出手机,把那晚的照片秀出来。  结果,她满脸燥红,抿着嘴唇,不吭一声地随我来到这间教室。  锁门,拿出我提早准备好的道具,将她綑成母畜般的模样後,细心地替她灌肠。嘿嘿,第一剂的时候,她还..

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

他的名字叫“主人”   牛二的饭未做好,我已沉沉的睡去。醒来时,已是临近黄昏。第一个感觉就是很饿,忠诚的牛二正坐在写字桌边。看到我醒来,他说:哥,饿了吧。没等我回话,就一溜烟地去准备饭。洗濑后,我点支烟静静地坐在窗前。暮色下,茂密的树林依山势起起伏伏地铺开,隐隐地散发着潮湿泥土的气味。我深深..

求欢白玉霜

求欢白玉霜 时辰已经接近晌午,前厅也早被奴仆整理干净,只有宋慕言和徐逸轩在那桌前坐着,也不见其他人。差下人去请,又过了好一阵,白玉霜才踏着莲步摇曳生姿的走来,倒也不是他刻意为之,只是心绪不稳,那步子自然也是虚浮,只是他生的如芙蓉出水,芳菲妩媚也只是美不胜收。   白玉霜坐在桌边,心烦意乱也..